【黑子乙女相关】垫

 

临时起意小段子,不要太在意前因后果。

 

       出门的时候我还仔细的检查了木屐,没想到走在路上还是断了,正所谓怕什么来什么。我被朋友扶到路边的长椅上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朋友拿着坏掉的那只木屐说:“我去帮你买双鞋,啊——黑子同学,麻烦你看住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诶?“看住”是个什么意思?话说回来为什么是黑子同学啊!

       我和黑子同学并不熟,两个人各坐长椅的一端,没有话讲。

       我并不是强迫症病人,但是左脚没有鞋子右脚踩着木屐的感觉真的很难受……也说不上难受吧,就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?空空荡荡的吊在半空中,提也不是放也不行,这种感觉就好像看见别人袜子穿反了又不好说出来,又尴尬又难受。我好想咋舌又怕被黑子同学听见,于是整个人处于一种焦虑的状态,目光游荡不知道放在哪里才好。

       这个时候我听见长椅被敲响,像叩门一样的声音,十分有礼貌。

       我注意到黑子同学微微向我这边凑过来,说:“失礼了。”然后他起身坐在离我一臂远的位置,动作自然无比,既不亲昵又不显得生疏。

       我感觉空着的左脚有了着落,我低头看,发现那是黑子同学的右脚,他将他的右脚垫在了我的左脚下面。

       ……诶?诶诶诶诶诶诶诶!!!!!

       我急急忙忙的想把脚挪开,黑子同学制止了我,说:“请忍耐一下,她应该很快就会回来……这样,感觉好些了吗?”他说得十分真诚。

       我的脸烧得能煎蛋了,可是人家黑子同学都这么说了我反倒不好意思挪开了……于是僵着腿轻轻把脚搁在他的脚面上,脸别向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沉默了许久我学着他的样子,屈起双指在长椅上敲两下。虽然没有看,但我感觉他是看着我的,我压低了声音说:“……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他笑了,说: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这是我第一次和黑子同学说“你好”“早安”“再见”以外的话,也是第一次感觉到了黑子同学这样强烈的存在感。

       很快我们都看见朋友抱着购物袋走过来,黑子同学收回脚重新坐到长椅的另一端,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我突然觉得很失落。

 
评论
热度(4)
© 赤白Rabbite|Powered by LOFTER